推荐资讯

他心里也和明镜似的房子是景浩送我的密码也是他设的

发布时间:2018-06-30 13:45 浏览:
 其实这样的事情,这三年,她没少干,有时候脸上不小心受了伤,怕回去妈妈心疼,她就去超市专柜蹭用一下遮瑕膏……
 
    到了他给的地址,这小区的保安不知道是太敬业还是太固执,无论她说什么,保安都是一句,“没有门禁卡,不准进。”
 
    等到明泽楷出现在大门口的时候,仲立夏突然有种卑微感,他和她,真的已经不是一个世界上的人了。
 
    他一件烟灰色的v领毛衣,下身是一条休闲小脚裤,脚穿一双黑色巴洛克风休闲鞋,双手插在裤兜口袋里,远远的看着她
 
 第045章 唇膏的诱,惑
 
    等走近一些的时候,他对保安微微一笑,“我家新来的保姆。”
 
    保安点了点头,这才把门打开。
 
    仲立夏有些尴尬,刚才她信誓旦旦的和保安说,她是他的朋友,都怪这个家伙一直不接她电话。
 
    仲立夏跟在他的身后,刚好有路灯将他的影子照在她的脚边,也不知道为什么生气,就一下一下踩着他的影子走。
 
    她以为自己在后面做什么他都不会知道,实则他只是不说罢了。
 
    电梯门口,他淡漠的问,“你来的时候吃了什么?”
 
    仲立夏听不太懂他的问题,她吃什么也要和他汇报吗?“早餐忘了吃,午餐还没来得及吃。”
 
    明泽楷眉心一蹙,这都下午三点了,她说午餐还没来得及吃,并且早餐也没吃,她是打算准备活活饿死。
 
    忍着骂她的冲动,走进电梯,等她跟进来走到最后面,倚在电梯壁上的时候,他才按了号码。
 
    “没吃你嘴上沾的是什么?”
 
    仲立夏不知道,以为是自己嘴上有东西,但又怕把口红给擦掉了,就轻轻的用指腹擦了擦,没感觉有什么异物啊?
 
    正在想着要不要拿手机照一下看看,他一个倏然的转身就将她逼在了墙角。
 
    一双沉的像深海一般的眸子晦暗不明的紧凝着她的唇,修长的大手在她涂着口红的唇上用力的抿了一下,之后将他染上橘红色的大拇指竖在她的眼前。
 
    仲立夏还在想着,原来他说的是口红啊,他阴凉揶揄的声音就传进了她的耳朵。
 
    “我让你来洗衣做饭做保姆的,不是让你来陪酒勾引我给你小费的。”
 
    这厮……特么的混蛋!
 
    仲立夏仰头怒瞪着他,要是三年前,她一定在电梯里将他打的满地找牙,但现在是,三年后。
 
    在酒吧那种地方工作,什么难听的话她都听过,但从他的嘴里说出这些话,真的很让她的心里特不是滋味。
 
    仲立夏低下了头,双脚往有空的那边挪动着,低声对自己冷嘲热讽的嘟囔着,“我以为把自己打扮的好看一点儿,取悦一下你的眼睛,月底你会多给我几张百元大钞的。”
 
    明泽楷气的转过身去,面对着电梯门,说到底,她还真的是为了那两万块的工资才来的。
 
    当局者迷,当时常景浩身为旁观者看清了两人之间的各怀心事,但他们身为当事人,却被曾经的那一次致命伤害氤氲了视线。
 
    已经到了十二楼,明泽楷盯着红色的阿拉伯数字,阴阳怪气的说着,“好啊,要不等你做饭的时候穿的少一点,最好是那种低胸的,我看看就你这干瘪的身材,能不能取悦我的眼睛。”
 
    真是越说越离谱,毒舌的让人想上去咬断他的喉咙,仲立夏就算已经练就了十段忍术,但在他面前,她就是收不住自己的小兽脾气。
 
    一抬脚,毫不客气的踢在了明泽楷的小腿肚上,明泽楷感觉到疼,如被瞬间激怒的一头猎豹,忽的回头嗜血的怒瞪着她。
 
    仲立夏觉得自己刚才那一脚过分了,吓得缩了缩脖子,不敢看他
 
 第046章 主人不说,就不准问
 
    “叮铃。”一声,电梯门开了,二十层已到。
 
    他回头走了出去,仲立夏老鼠见了猫一样,小心翼翼的跟在他身后,将两人的距离拉开差不多两米。
 
    这厮是为了和他炫富吧,他又不是长期住在这边,还住个一层就一住户的豪宅,就他一个人,还真是奢侈,就是以后她这打扫空间的任务是不是有点儿太重了啊。
 
    “啊……”只顾着想事情了,忘了和他保持距离,还直接撞在了他硬的和石头似的背上。
 
    明泽楷轻描淡写的看了她一眼,确定没撞晕过去,就继续开门,“密码是我生日,你要是忘了,那以后也没必要再进这个门。”
 
    仲立夏表面上微笑听着,心里却是瞎叽咕着,‘一个大男人把家里的密码设成生日,真是娘娘腔。’
 
    有些话她不说,他心里也和明镜似的,“房子是景浩送我的,密码也是他设的。”
 
    仲立夏死不承认,“我又没说什么。”
 
    仲立夏站在沙发前,低眸看着他,“你回国后,没工作吗?”他不会是啃老族吧。
 
    明泽楷坐在沙发上,微仰着那张帅气的脸,冷傲的睨着仲立夏,“保姆守则第二条,主人不想告诉你的事情,你就别问。”
 
    这烧包,还能再嘚瑟一点儿吗?
 
    仲立夏无奈的忍着,谁让她缺钱呢,敷衍了事的应了声,“噢。”
 
    明泽楷挑衅,“噢是什么意思,对主人你难道不该说,是,吗?”
 
    仲立夏本来是想要顶嘴的,他这万恶的资本家嘴脸,真想把他躲在房间里打手枪的事情给说出来羞辱他一番。
 
    但不行,她怕他直接把她从二十楼扔出去。
 
    她嘴角微微上翘,笑的可标准,双手交叠放在身前,给这位大爷毕恭毕敬的鞠了一躬,“是,主人。”
 
    看她明明气的咬牙切齿却不能拿他怎么样,还必须言听计从的样子,明泽楷差点没忍住笑出来,“可以了,平身吧。”
 
    还平身呢,他还真把自己当皇帝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