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资讯

只好用常景浩来做挡箭牌,是景浩新开的公司做文员

发布时间:2018-06-30 13:45 浏览:
 明泽楷用眼神和常景浩暗战,常景浩佯装看不到,谁让他刚才还故意拿架子的。
 
    只是,仲立夏知道自己的那半斤八两的本事,“助理就算了吧,工资再高,我也干不了啊。”
 
    “没关系,我们新公司也基本都是新人,慢慢学,就你聪明伶俐的天性,一定会做的很好。”常景浩好听的话说着。
 
    仲立夏感激的看着常景浩,这都是一起长大的,怎么人与人之间的差别就这么大呢。
 
    明泽楷只看到她的缺点,就知道损她,常景浩就不会和他那样毒舌,还夸她呢。
 
    就在仲立夏犹豫纠结的时候,明泽楷插话,“去什么去,跑到职场去勾心斗角,就她那不转圈的脑子,去了还不是自找苦吃。”
 
    仲立夏不悦的白了明泽楷一眼,就不能好好说话,不让她去就不让去呗,非得加上她脑子不转圈干吗。
 
    最后常景浩开车送仲立夏到了医院,仲立夏也没有答应去他公司上班。
 
    常景浩在心里想,说是为了两万块才想去做明泽楷的保姆,那他也出了钱,她岂不是还是不为所动。
 
    仲立夏自己开门下车,关上车门后站在车旁和他们再见,常景浩对她温暖的笑笑,而那个冷傲大少爷,连扭头看一眼都没有。
 
    ……
 
    两天后,仲立夏接到了明泽楷的电话,“海宁路的蓝山公寓,零三幢二十层,打车来,拿着车票来报销。”
 
    仲立夏以为自己接错了电话,或者他拨错了号码,“我是仲立夏。”
 
    明泽楷没有解释,接着说,“两万块在向你招手。”
 
    “你的意思是……”突然就变得很兴奋,只是内心深处,有一股莫名的酸涩,有点儿不是滋味。
 
    “作为我家的保姆,保姆守则第一条,主人下达的任何命令,都应该立刻,马上,不问原因不要理由的速度完成。”
 
    仲立夏语塞,这家伙,不会是为了报复她吧?
 
    她试探的叫了他一声,“明泽楷……”
 
    明泽楷眉心一拧,她这一声,是对他有防备的,不痛快的发出一个音节,“说。”
 
    “我可以有一个小小的要求吗?”
 
    就知道她不是那么好对付的,明泽楷态度淡定,“你觉得不可以就不要有要求了。”
 
    仲立夏一急,开始她的死皮赖脸,“不行,你必须保证,我才能去你家做保姆。”
 
    明泽楷冷哼一声,“别说什么同居不同床,本少爷对你没性,趣。”
 
    后面两个字他刻意说的意味深长,仲立夏对着手机做了个讨厌他的鬼脸,“嘁,你也不敢有,明泽楷我告诉你,我虽然现在是打不死的小强,但你不能对我有暴力行为,不准打我,不准骂我,工资要按时给,还要给我节假日,还有……”
 
    仲立夏你知道吗?你这叫得寸进尺。
 
    明泽楷冷漠的毫不客气,“算了吧,我换人。”
 
    “哎你……”别啊,还想说着有事好好商量,就听到信号中断的忙音。
 
    他这臭脾气,以后还能不能愉快玩耍啊。
 
    仲立夏厚着脸皮再给他打过去的时候,他已经不乐意接她电话了,连续打了三遍,都是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
 
    能怎么办呢?亲自登门呗,谁让她刚才非不识时务的蹬鼻子上脸,现在真有那么一点点儿担心,她过会儿把自己亲自送上门去,人家恐怕连门都不给开
 
 第044章 没有门禁卡
 
    仲立夏在箱子里好不容易找出一件还算像样的大衣,但也是三年前的了,米白色翻领大衣在里面她搭了一件黑色的高领毛衣,还认真的梳了个慵懒丸子头。
 
    好久没这样在意的去见一个人,连病床上的妈妈好好奇,“立夏,你这是要去约会啊?”
 
    妈妈挺喜欢自己离开之前,能看到女儿有个好的归宿。
 
    仲立夏在妈妈面前转了个圈,“妈,您闺女好看吗?”
 
    妈妈欣喜的点头,“好看,我闺女最好看,那你可不可以告诉妈妈,你是不是要和任医生去约会啊?”
 
    每个妈妈眼里,自己的孩子都是最好看的。
 
    仲立夏和妈妈说,“我找了个新工作,现在去面试。”她可以回避了任医生的事情,直接告诉妈妈,她和任医生根本不可能怕妈妈会失落,骗妈妈说他们关系很好,也不好。
 
    “什么工作?”妈妈好奇的问。
 
    仲立夏想想,没敢说是去给明泽楷做小保姆,只好用常景浩来做挡箭牌,“是景浩新开的公司做文员。”
 
    妈妈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女儿已经和常景浩有了联系,那么是不是也见到明泽楷了,“景浩在这边啊?”
 
    仲立夏点头,“嗯。”
 
    “那就好。”
 
    ……
 
    在去明泽楷家的路上,仲立夏就在想,为什么就在爸爸跳楼之后,一切都变了,以前好的能过成一家日子的两个家庭。
 
    爸爸离开后,干妈让她离开明泽楷,妈妈也不希望他们再有任何关系。
 
    有的时候仲立夏会想,是不是还有她不知道的事情?
 
    出租车司机等红灯的时间,仲立夏望着窗外一家化妆品店面,有好几个女孩子正坐在窗边化妆,心里不禁有个小想法。
 
    麻烦司机到前面停了一下车,跑到化妆品店的口红试用区,服务员马上热情的帮她推荐了一款当季流行的橘红色。
 
    仲立夏在自己水嫩的唇上轻轻涂上了薄薄一层,瞬间觉得镜子里的自己好看了很多。
 
    服务员看她的样子以为她很满意,没想到仲立夏却给了对方一句,“我再选选吧。”
 
    很明显,没再选,就是来曾免费口红的,在服务员不悦的眼色下,仲立夏溜除了化妆品店。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