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资讯

一边翻找尸体上的钱迈克还在急声道速度快一些这次无畏佣兵团大任

发布时间:2018-08-01 11:17 浏览:
  “新人?今天加入?即将出任务?”
 
    听到了被活捉的人所说的话之后,迈克显得非常高兴,然后他很是轻快的道:“非常好,那么你是否知道,无畏佣兵团会不会给加入的新人预付佣金呢?”
 
    “是的,预付百分之十的佣金,就在这里用现金支付,因为我们也会拿到任务酬金的百分之十预付款。”
 
    什么叫喜从天降,这就是喜从天降。
 
    虽然无畏集团的主力不在这里,主要力量基本上没有受损,但今天的行动可以说是掏了无畏的门面,端了无畏的老窝。
 
    端了无畏的老窝还能拿钱,这不是天上掉馅饼,那就只能说是天上掉金元宝了。
 
    迈克再也忍耐不住,他急声道:“那么钱在哪里?”
 
    “我不清楚雇佣兵那边的情况,但雇佣兵的钱应该是已经发到了他们的手上,但给我们送钱的人还没到,我不知道钱是在这里还是会由送钱的人带来。”
 
    迈克看了脚边的人一眼,他思索了片刻,突然道:“你知道钱在哪儿,告诉我,如果你告诉我钱在哪里,我可以放了你,我对上帝发誓!”
 
    迈克一脸的严肃,那个一直闭着眼睛的俘虏睁开了眼睛,惊讶的看着迈克。
 
    迈克举起了一只手,道:“有至少三个人逃出去了,多杀你一个没有什么意义,所以告诉我钱在哪儿,我就放了你,我向上帝发誓我说的都是真的。”
 
    那个人非常的惊讶,但他很快就颓然道:“我是真的不知道,如果我知道当然会告诉你的,现在你可以杀我了,我知道你不会放了我,但你至少该完成承诺,别让我受更多的痛苦……”
 
    迈克的脸冷了下来,道:“看来你是真的不知道。”
 
    说完后,迈克叹了口气,道:“好吧,我来结束你的痛苦……”
 
    迈克拉起了俘虏的头,然后他的手猛然敲在了俘虏的脖子上,那个俘虏把头一偏随即就一动不动了。
 
    迈克站了起来,对着凯特道:“你帮不上什么忙了,把这个人带出去,不,不,你来做这件事,我还是更放心潘多拉做这种事,保证他无法自杀更无法逃走,还得让他别轻易死了。”
 
    迈克先是对凯特说的,但他很快就选了保罗来做这件事。
 
    保罗摇了摇头,道:“不,你向上帝发誓了,所以我不会处理这个人,剥皮刀,你来好了。”
 
    查尔斯弯下腰去,拖住了他们的俘虏。
 
    杨逸诧异的道:“我以为你杀了他!”
 
    迈克不屑的道:“这么天真的杀手我真的是第一见,你这么诚实的……我也是第一次见,怎么可能!他是唯一的活口,我们艰难抓住的唯一一个活口,怎么可能就让他这么死了,我们还有很多的疑问尚未得到解答。”
 
    说完后,迈克急道:“他的命运已经注定,无需多说,现在赶快去刚才雇佣兵待的地方去搜索一下尸体身上有没有钱,哈能出名还有钱拿,我们这次赚大了。”
 
    杨逸和凯特对视了一眼,然后他们两个有些迷糊的跟着布莱恩走了出去。
 
    张勇看起来很习惯迈克的做法,他拍了拍杨逸的肩膀,在杨逸耳边低声道:“以后可别这么天真了,该死的时候就得死,千万别落到敌人手上,想死都难才是最惨的下场。”
 
    杨逸低声道:“我知道了。”
 
    张勇看了看杨逸和凯特,突然轻声一叹,道:“又一个,呃不,应该是两个,你们两个要杀死自己的天真,抛弃无谓的同情心,对这是你们自己负责,也是对你们的同伴负责,嗯?”
 
    杨逸点了点头,道:“我会记住的,我不会……像这个人那么天真!永远不会。”
 
    在地下世界就要遵守地下世界的准则。
 
    杨逸原来受过张勇的教育,他记性很好,他记着张勇曾说过什么,但很多事情只是听听不会有太强烈的感受,或者根本就意识不到自己遇到的是什么情况,又或者是无法将学到的知识和实际行动结合起来,这是所有行当里新手的通病。
 
    如果听听课就能成为行家,那么在这一行里工作了几十年的人还有什么价值。
 
    听讲永远比不上实践的效果,杨逸在成长,现实杀死了他的天真,褪去了他的青涩。
 
    边走边说,杨逸很快跟着布莱恩他们到了应该是雇佣兵所待的那几间屋子,而布莱恩和保罗已经在开始翻那些死人的口袋了。
 
    “钱!”
 
    迈克当然也在翻,他拿出了一叠欧元,兴奋的喊了一声后,大声道:“快!快!”
 
    张勇加入了翻兜的行列,杨逸当然跟着加入,凯特也毫不犹豫的开始翻兜,只有萧苒端着枪在大厅里警戒。
 
    一边翻找尸体上的钱,迈克还在急声道:“速度快一些,这次无畏佣兵团接到了一个大任务啊,百分之十的预付款都有三万欧元!”
 
    很快,所有的尸体被翻找了一边,迈克随便撤了一块窗帘布,把现金都扔在了布上抱起来后,急声道:“搜寻一切能用的装备,你怎么还挂着这两只手?”
 
    迈克这句话却是对着杨逸说的,因为杨逸脖子上还挂着巴斯的两只手,而他竟然也不觉勒得慌。
 
    迈克一手拎着钱,一手捏住了杨逸脖子上垂下的丝线,只是看了一眼就道:“有点儿意思,这是超高分子量聚乙烯纤维。”
 
    杨逸拿住了一只断手,在自己脖子上绕了一圈,把还嵌在他肉里的丝线解了下来,随即道:“这是什么?”
 
    丝线一端是一个碳纤维的细棍儿,另一端这是连在了一个小小的装置上,而那个装置固在巴斯的手腕上。
 
    迈克急声道:“留下这个,有用的,现在就别研究这些了,赶快找其他能用的东西。”
 
    布莱恩沉声道:“十分钟了,该撤了,这里不会有太多的装备,有意外收获就该满足,我们撤。”
 
    迈克很是惋惜的看了一眼,道:“有些可惜,要是等给杀手们发钱的人也在就好了,至少还能多几十万,法克!”
 
    布莱恩沉声道:“别废话了,难道还要等无畏的人赶来吗?”
 
    迈克的心情非常好,非常非常的好,虽然一大兜子的钱真的很重,但迈克把窗帘包着的钱往肩上一抗,笑道:“法国警察虽然慢,但也别把我的玩笑当真,要紧的是别真的等来了无畏的人,所以我们真的得走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