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资讯

前还在想,这次叶伏天和苍叶国恐怕要完,然而转

发布时间:2019-04-04 19:00 浏览:
 
    而且,直奔南斗国王宫。
 
    华相眉头一闪,太子归来之后,陛下一直称再过数日便诛叶伏天,灭苍叶。
 
    没想到叶伏天果然来了,看来陛下和太子都知道。
 
    南斗越目光一闪,他不仅看到了叶伏天,还好到了叶伏天身旁那绝代无双的女子,他们南斗世家重点培养的后辈,花解语。
 
    还有花风流、南斗文音,全部都在。
 
    “拦住他们。”华相冷漠下令。
 
    话音落下,便见侍卫身体腾空,拦截在王宫之外,目光看向叶伏天等人道:“停下。”
 
 
    这头庞大无比的鲲鹏大妖直奔王宫,终于,上方一行身影出现,为首之人容颜英俊,面色寒冷,赫然正是叶伏天。
 
    当年听风宴上,叶伏天何等轻狂,南斗国认识他的人太多。
 
    “叶伏天回来了。”诸人心头颤了颤。
 
    但如今,王侯,他见多了。
 
    “叶伏天,你就这么闯入我南斗国王宫?”洛天子同样打量着眼前的青年,英俊非凡,他也想起了当初的事情,曾经他不曾在意以为能够轻易改变他命数的少年人物,如今,已经名满东荒。
 
    能够逼杀悬王殿殿主之女何惜柔。
 
    这是何等的讽刺。
 
    “你想灭族吗?”
 
    叶伏天语气极为寒冷,没有丝毫的客气,直言威胁。
 
    他的话音落下,周围之人无不心惊胆颤,尤其是对于云楚国等天子而言,这句话,犹如晴天霹雳一般。
 
    叶伏天对着洛天子道,你想灭族吗?
 
    这是何等的蔑视,何等的狂妄。
 
    而这种狂妄背后所代表的意义,才真正让在场的天子感觉到寒冷,浑身都一阵寒冷。
 
    叶伏天如此强势而来,不可能不知道洛君临在,那么他敢以这样的口吻对洛天子说话,这意味着什么?
 
    这一瞬间,楚天子的脸色已经惨白一片,他们隐隐感觉到,自己可能犯下了致命的错误。
 
    不仅是这些天子,华相和南斗越等人听到叶伏天的话,也都感觉到浑身凉飕飕的,仿佛那句话不仅仅是对洛天子所说,也是对他们所说。
 
    “人在哪?”叶伏天继续开口,声音寒冷彻骨,洛天子的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曾经他一封诏书就能灭掉的少年人物,如今,用这样的口吻对他说话。
 
    你想灭族吗?
 
    “叶伏天,你放肆。”一道寒冷的声音传来,只见洛君临和悬王殿的强者踏步而来。
 
    楚天子他们内心中又生出一缕希望,希望洛君临能够对付得了叶伏天。
 
    叶伏天扫了一眼洛君临,洛君临脚步刚落下,想要开口说话,便听叶伏天冷漠道:“你信不信我现在就要你死?”
 
    草堂行事有自己的原则,暗杀他一事,何惜柔一人承担下来,自杀而亡,洛君临撇开关系。
 
    虽然叶伏天明白洛君临没那么干净,但他依旧没有倚仗着草堂直接让师兄师姐为他杀人,而是堂堂正正的挑战,给洛君临报仇的机会,败者死。
 
    但是,如若洛君临和南斗国不讲规矩,那么,挑战就没什么必要了。
 
    洛君临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他知道叶伏天真敢这么做。
 
    叶伏天敢杀他,悬王殿的人却不敢杀叶伏天,原因很简单,草堂更强。
 
    更何况,叶伏天在草堂的地位,岂是他在悬王殿的地位能够比的?
 
    所以,叶伏天真要杀他,固然悬王殿会恨叶伏天,但暂时没有人敢真正为他报仇。
 
    如若说之前那句话让楚天子等人心情坠入谷底的话,那么这一言,直接让云楚国等六位天子心生绝望之意,以及无穷的悔恨。
 
    叶伏天对着洛君临说,你信不信我现在就要你死!
 
    到底,是谁杀谁?
 
    ps:看到有人评论无痕你知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无痕这才想到,好像是520,大家一定是心疼我想要放我假让我去约会,但无痕不是那种人,码字才是我的最爱,哼!
 
    (本章完)
 
 
------------
 
第两百九十七章 六天子之死(三更求票)
 
    诸位天子心中冰凉,隐隐感觉到,他们可能被洛天子欺骗了。
 
    此刻细想起来,这件事的确从始至终就是洛天子有意在放出风声,事实上,悬王殿的人到来之后,就一直在王宫中没怎么露面。
 
    他们来,不是来灭苍叶的。
 
    但能完全怪洛天子吗?在听闻悬王殿大人物降临之后,他们便前来拜访,这是他们自己沉不住气,还有很多天子没有来,为何他们会沉不住气?因为想要得到利益。
 
    在悬王殿大人物降临,南斗太子归来的背景之下,洛天子和他们谈笑风生,随口便说出覆灭苍叶的话语,他们会去怀疑吗?
 
    不会,深信不疑,于是传闻漫天,不断扩散。
 
    直至此刻,叶伏天乘鲲鹏而来,强势闯入南斗王宫,仿佛有什么,被打破了。
 
    南斗越心头微微颤抖着,如若叶伏天可以要洛君临死,那么,南斗世家呢?
 
    看着叶伏天以及他身旁的花解语,绝代无双的一对璧人,当年,却险些被他们拆散,花解语险些被送入王宫,是他们用生命去反抗。
 
    为此,花解语差点香消玉损。
 
    想到这,南斗越内心中也生出恐惧之意,很冷。
 
    叶伏天的强势,打破了在场所有人心中的幻想。
 
    “你还真是狂妄。”悬王殿的人冷淡开口,当众威胁信不信现在就杀洛君临,真没将他悬王殿放在眼里啊。
 
    “现在是我和他们间的恩怨,没你们悬王殿什么事。”叶伏天扫了一眼悬王殿的人,悬王殿的人冷哼,却终究没说什么,叶伏天和这些天子的恩怨,他们的确没插手的资格,悬王殿的人插手,站在他们对面的就不是叶伏天个人,而是草堂了。
 
    可笑这群白痴,没有实力竟然绑了叶伏天的朋友来南斗,可悲的土著王侯。
 
    叶伏天的这句话,让楚天子等人只感觉从头凉到尾,他们内心颤抖着,真正感受到了恐惧。
 
    叶伏天直接对悬王殿的王侯称,没你们悬王殿什么事,这代表着什么?
 
    “我最后再问你们一句,人在哪?”叶伏天声音冰冷至极,这一次,他是真的怒了。
 
    “在我那里。”
 
    这时,一道声音传来,洛梦颜不久前便已经到了,见到叶伏天的强势,她内心同样震撼。
 
    脚步抬起,洛梦颜美眸看向叶伏天,这第一次见面就将自己一拳轰飞的混蛋,他已经不再有少年时期的稚嫩,如今的他气质更加的飘逸,容颜越发的英俊,他乘鲲鹏而来,带诸强者降临。
 
    但他却是来讨债的。
 
    叶伏天自然也认出了洛梦颜,十八九岁的她,正是最美的年龄,昔日刁蛮任性的公主,似乎收敛了几分,更加漂亮了,亭亭玉立,高挑的身材近乎完美,她依旧穿着一身火红色的衣衫,极为亮眼,但她的目光,却依稀能够看到曾经的影子。
 
    “交出来。”叶伏天却并没有客气,冷漠的目光扫向洛梦颜开口道。
 
    洛梦颜美眸凝视着他,倔强的道:“你凭什么这么对我说话?”
 
    叶伏天皱着眉头,看来还是没变呢。
 
    脚步踏出,叶伏天身上透着冷意。
 
    “又想打我?”洛梦颜美眸如水般凝视叶伏天,她那委屈的目光让诸人露出怪异的神色,怎么感觉南斗国的公主好像被叶伏天欺负过?
 
    叶伏天的确打过洛梦颜数次,第一次在东海学宫切磋,第二次在青州城,当时洛梦颜找秦伊师姐为侍女,被叶伏天又一拳给轰飞,她还向左相告状。
 
    看到洛梦颜的眼神,叶伏天也感觉怪怪的,洛梦颜虽然任性,但对她叶伏天倒也没什么不好的印象,然而,她是洛天子之女,立场就注定了。
 
    “伏天。”此时,不远处一道轻柔的声音传来,是叶苓汐,她和叶丹晨朝着这边赶来,叶苓汐开口道:“伏天,这件事和公主无关,是她救了我们。”
 
    “苓汐,丹晨。”看到两人安然无恙,叶天子的心情终于放了下来。
 
    叶伏天迈步走到两人身前,道:“没什么事吧?”
 
    “没什么,就是被姓楚的甩了一巴掌。”叶丹晨冷笑着看向云楚国天子,他和叶苓汐一直相信叶伏天,但他们依旧没想到叶伏天来的这么快,他现在倒是想看看,楚天子怎么跳?
 
    叶伏天冷漠的扫了一眼楚天子,这一眼,竟让楚天子感觉浑身冰凉,他看到了杀念。
 
    “她救了你们?”叶伏天看向洛梦颜道。
 
    “嗯,我们被带来之后,洛天子让他们来处置,他想杀我们,洛公主阻止了他们。”叶苓汐轻声说道,之前,他们已经绝望,差点丧命,洛梦颜能够救下他们,虽说是敌对的立场,但叶苓汐依旧是感激的。
 
    叶伏天轻轻点头,随后对洛梦颜道:“是
    “直接进去。”叶伏天开口说道,鲲鹏羽翼一颤,庞大的身躯往前,那些侍卫怎么可能挡得住,身体直接被撞飞。
 
    轰隆隆的巨响声传出,南斗国宫门坍塌被撞裂。
 
    后方,无数人目睹着这一幕,只感觉心头颤动着,叶伏天,他直接闯王宫?
 
    “放肆。”
 
    华相身形一闪,挡在前面,眼神冰冷至极。
 
    “挡路者杀无赦。”叶伏天开口说道,他身后的银雪卫王侯气息释放,踏步而出,华相心头猛烈一颤,但看到银雪卫和鲲鹏上前,他依旧不敢拦截,直接退到一旁,脸色难看到极点。
 
    他怎么敢?
 
    如今,悬王殿的大人物都在王宫中,那可是悬王殿五殿主,叶伏天怎么敢强行闯入?
 
    即便是有王侯又如何,竟然如此大胆。
 
    鲲鹏从华相身旁往前,鲲鹏背上的叶伏天扫了一眼华相,那冷漠的眼神让华相感觉到浑身生出一阵寒意。
 
    叶伏天的目光给他的感觉,就像是看一个死人。
 
    仿佛在叶伏天的眼里,他华相,已经不存在了。
 
    南斗越心头猛烈的颤抖着,他不久眼间,叶伏天到了,强行闯入南斗国王宫。
 
    但洛天子不是说过,会诛杀叶伏天,灭苍叶的吗?
 
    为何叶伏天还敢这么做?
 
    叶伏天在宗门中真的没有得势?那么这些王侯人物,是哪里来的?
 
    “走。”华相冰冷开口,身体继续往前而去,跟随在鲲鹏身后。
 
    此时,正在王宫内喝茶的诸位天子自然察觉到了外面的动静,洛天子眼神寒冷,他知道,叶伏天来了。
 
    只有他知道洛君临归来是怎么回事,他没有对任何人说,甚至对外宣传要诛叶伏天,灭苍叶。
 
    但如今,叶伏天降临。
 
    云楚国天子这些蠢货听信传闻想要投靠他,真是可笑至极,但他怎么会在乎楚天子等人的死活?
 
    当初这群见风使舵的墙头草就叛变过一次了,他们愿意来,他便好好接待,至于后果,与他何干?
 
    “怎么回事?”诸位天子的心头颤了下。
 
    “发生什么了?”楚天子目光一闪,随后便见洛天子站起身来,笑着道:“诸兄,还不起身迎客。”
 
    说罢,他脚步往前走出,只见前方,一尊鲲鹏横扫而来,路上有人想要拦截,但不敢,只能看着鲲鹏将一座座建筑荡平,降临这边。
 
    叶伏天的身影,出现在鲲鹏背上。
 
    云楚国天子目光凝固,心头猛烈的颤动着。
 
    叶伏天归来,又一次乘坐鲲鹏而来,这一幕和一年多以前发生的那一幕,何等的相似。
 
    而且,这次叶伏天身旁的强者更多。
 
    “人在哪?”
 
    叶伏天冰冷开口问道,没有任何废话,直接问人在哪里。
 
    叶天子看到这一幕心头颤了颤,路途中,叶伏天神色都非常冷,心情很不好,他也担心叶丹晨和叶苓汐,两人没有心情聊叶伏天在东荒境发生的事情,他对局势也不清楚,只是跟随着叶伏天急速杀来南斗国。
 
    从杀入南斗王宫来看,叶伏天,根本不怕洛君临,那么这些天放出来的传闻,都是洛天子故意为之?
 
    云楚国天子见到叶伏天的眼神,他们纷纷看向洛天子。
 
    洛天子看向叶伏天,这时候,叶伏天同样望向他,两人目光相对,这是第一次两人真正意义上站在对面,虽然听风宴便已经见过,但那时,叶伏天依旧没有站在洛天子对立面的资本。
 
    但如今,叶伏天看着这位曾经不可一世,一封诏书改变自己命运的天子人物,神色只有冷漠。
 
    曾经,洛天子对他而言,是高高在上的,对方的一纸命令,他都挡不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