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资讯

和寒月殿都有强者前来,包括楚夭夭和秦离也在

发布时间:2019-04-04 19:00 浏览:
一眼,碎步往前,微微抬头,那双美眸清澈,柔情似水,凝望着眼前的英俊脸孔。
 
    微微踮起脚尖,花解语双手放在叶伏天的肩头,轻声道:“我答应。”
 
    话音落下,那娇艳无比的红唇温柔的吻在了叶伏天嘴唇上,轻轻一点便又离开。
 
    叶伏天只感觉心都融化了,目光望着眼前的女子,轻声道:“妖精,你这么迷人,好想吃了你啊。”
 
    “你敢。”花解语俏脸微红。
 
    “我有什么不敢的。”叶伏天说着便强势搂住花解语的纤细腰肢,随后狠狠的吻了下去,花解语小拳头在他身上轻轻的捶了下,之后便也没反抗,任由叶伏天轻薄。
 
    良久,叶伏天才放过她,看着那娇羞动人的脸上露出一抹羞红,他轻笑道:“能不能就地正法。”
 
    “去你的。”花解语修长的美腿抬起,轻轻的踢了下叶伏天,这混蛋得寸进尺。
 
    脑子想什么呢?
 
    叶伏天看到花解语少女般的模样,仿佛一瞬间回到了从前,那段美好的少年时代。
 
    “解语,我准备回南斗国一趟,你跟我一起回去吗。”叶伏天柔声道。
 
    “嗯。”花解语轻轻点头,朝歌城发生的事情她自然是知道的,叶伏天和洛君临在南斗国有一战,将解决南斗恩怨,她自然要陪着叶伏天一起回去。
 
    更何况,她本身也想回去看看。
 
    “我们去见见师尊。”花解语拉着叶伏天往外走去,不多时,便又来到了一处幽静的阁楼处。
 
    花解语的师尊,也即是晓月居的居主便住在这里。
 
    晓月仙子看起来非常年轻,容颜美貌,身上带着几分宁静的美感,优雅脱俗,看着便非常舒服。
 
    “师尊。”花解语喊了一声,叶伏天也微微欠身道:“叶伏天见过前辈。”
 
    晓月仙子打量着叶伏天,她弟子喜欢的男子,果然是极为优秀,他的天赋实力她早有耳闻,颜值和气质,也都是上上之选,倒是和解语非常般配。
 
    “解语她可是时常念叨着你,在我身边修行都没什么心思,你说我该怎么做?”晓月仙子微笑着说道,不过听她的口吻便知道是玩笑的话语,花解语看了一眼师尊,她何时经常念叨叶伏天了?师尊这是故意的。
 
    “这样的话,若是前辈不嫌弃,晚辈愿意长居望月宗修行,和解语在一块的话,解语自然就不需要念叨我了。”叶伏天微笑着回应道。
 
    晓月仙子美眸眨了下,随后笑看着花解语,她这小男友,想法很美好。
 
    花解语也瞪了叶伏天一眼,这家伙不安好心。
 
    “还是罢了,道魔宗的魔女你都收下做侍女了,我可不希望晓月居届时出现许多侍女。”晓月仙子笑看着叶伏天道。
 
    叶伏天顿时露出尴尬的神色,花解语也笑吟吟的看着他,道:“听说在朝歌城,你还要魔女侍奉你呢。”
 
    “额……”叶伏天一脸黑线,竟然有人告状。
 
    “这是误会,那只是开玩笑而已,解语你还不了解我,我对你的感情你不是不知道,我是那种人吗?”叶伏天坦然的道。
 
    “是。”花解语笑着点头,叶伏天露出委屈的神色。
 
    “你们俩就别在我面前秀了。”晓月仙子笑着说道,花解语顿时露出娇羞之色,看着晓月仙子道:“师尊你说什么呢。”
 
    晓月仙子瞪了她一眼,笑道:“是不是想下山了?”
 
    “嗯。”花解语轻轻点头,师尊自然也知道朝歌城发生的事情。
 
    “心早已不在了吧。”晓月仙子笑着道:“记得回来,别被拐走了。”
 
    叶伏天一阵汗颜,仙子对他误会很深。
 
    此时,外面传来脚步声,随后便见云柔数人来到了这里,她看向晓月仙子道:“师尊,千月阁和寒月殿那边来人称叶伏天强闯望月宗,问是否在我们这里。”
 
    晓月仙子眉头微皱,看向叶伏天道:“怎么回事?”
 
    “前辈恕罪。”叶伏天欠身,随后将之前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云柔轻轻点头道:“我们晓月居弟子宁巧巧目睹了整个过程,她也是这么说的。”
 
    “这么说来,楚涟是有意刁难叶伏天了。”晓月仙子有些不爽,上次的事情,她们没说什么,对方倒是记下了。
 
    “虽说如此,但楚涟是望月宗弟子,叶伏天则是外人,叶伏天将她打了闯入望月宗,她们以此为借口,我们倒也无法反驳。”云柔说道。
 
    “秦离他如今便在千月阁吧。”晓月仙子忽然问道。
 
    “是的。”云柔点头。
行之地,大多数人都还是独身一人,这两个家伙,竟当面秀恩爱,太可恨了。
 
    “诸位仙子多谢了。”叶伏天笑着离开,身后,黑风雕一摇一摆的跟上,只见它羽翼拍打,蒙住眼睛,不忍直视。
 
    看到黑风雕的模样,周围的仙子都愣了下,随后笑得前仰后合,这雕成精了。
 
    叶伏天两人来到了花解语居住的院子里,花解语往前的脚步变缓,叶伏天笑着道:“那你答应不答应当我媳妇的啊?”
 
    花解语脚步停下,随后转身,美眸瞪了叶伏天,恶都恶心了他,他也不在乎和这些人之间的关系,望月宗的一些人对他有看法,那又如何?
 
    难道因为她们的看法,自己便应该被楚涟拦在外面灰溜溜的回书院?
 
    或者现在道歉认错?
 
    楚涟等人脸色难看,却见叶伏天继续道:“云柔仙子说的没错,想找我麻烦,随意,但不要以我不尊重望月宗为借口,她算什么东西,代表得了望月宗?”
 
    “告辞。”
 
    叶伏天迈步往前走去,花解语和他并肩而行,前方之人竟不由自主的让出了一条道路,看着叶伏天几人离开。
 
    黑风雕跟在身后,拍打着翅膀,尖锐的眼眸扫了这些人一眼,那目光,竟似乎有些不屑。
 
    “这孽畜。”楚涟见到黑风雕的眼神更是不爽,竟也敢鄙视她们?
 
    “草堂弟子,还是一如既往的强势啊。”秦离笑着说道,他身边的人脸色都不好看,道:“走。”
 
    此事,自然要向长辈禀明。
 
    楚夭夭看着叶伏天离去的身影,内心有些复杂,虽说叶伏天根本不认识她,然而每一次见到叶伏天,她对他的印象都会变得更深刻一些。
 
    叶伏天自然不会理会楚夭夭等人对他的看法,有些时候,从一开始便已经各自有了自己的立场,那么无论做什么,都不过是虚妄。
 
    云柔送他们出望月宗,两人便乘黑风雕而行,返回书院。
 
    荒古界,虚空中,黑风雕展翅翱翔,背上只有叶伏天和花解语两人。
 
    “两人世界真好。”叶伏天看着身旁的美人,站在那,长发随风飞扬,犹如入凡尘的仙,美艳不可方物。
 
    “还有一头妖。”花解语浅浅一笑道。
 
    “那要不要烤了吃?”叶伏天玩笑般的说道,黑风雕一哆嗦,心中郁闷,别开这种玩笑啊。
 
    会吓死雕的。
 
    花解语美眸白了他一眼,随后便见叶伏天走上前,来到他身后,双手环过那柔软的细腰,从后面温柔的拥抱着眼前的绝代佳人,他脑袋放在花解语的肩膀,微微低头,鼻尖能够触及到柔顺的秀发以及耳朵,淡淡的清香扑入鼻中,花解语的俏脸瞬间羞红,这动作,可是非常暧昧。
 
    “解语,好想你啊。”叶伏天声音温柔。
 
    “我也想你。”花解语轻声回应道,黑风雕眨了眨眼睛,哎,雕都有些听不下去了,太虐了。
 
    “解语,你知道我每天最大的愿望是什么吗?”叶伏天声音很轻,带着浓浓的暖意。
 
    花解语轻轻摇头。
 
    “我最大的愿望便是每天清晨起来,引入眼帘的人是你。”叶伏天温柔开口。
 
    花解语清澈的美眸眨了下,随后像是听明白了般,俏脸变得更红,红到了耳垂,踩了下叶伏天的脚,娇嗔道:“无耻。”
 
    “妖精,你打算什么时候实现我的愿望啊。”叶伏天笑着调戏道。
 
    “做梦。”花解语娇声道。
 
    “哎,的确经常梦到你呢。”叶伏天叹息一声。
 
    “不和你聊了。”花解语有些受不了这家伙,想要往前,但哪里逃得出叶伏天的手掌心,紧紧的拥抱着她。
 
    花解语的身体似乎也软了下来,轻轻靠在他的身上,此情此景,犹如画卷。
 
    回到书院之时,叶伏天提前解释了下楼兰雪的到来,花解语严重怀疑这家伙一路上的甜言蜜语便是为此做铺垫。
 
    草堂,叶伏天将花解语带到了二师姐这边。
 
    二师姐和北唐星儿见到花解语的第一印象便是漂亮,第二印象还是漂亮。
 
    “真美。”诸葛慧赞道,随后笑看着叶伏天,道:“小师弟,我怎么感觉以前你对我说的话那么虚伪呢?”
 
    这小子,天天夸她像天仙一样,世间无双,原来家里藏了个这么漂亮的女友,值得怀疑啊。
 
    “怎么会,在我心目中二师姐和解语是一样美的。”叶伏天很坦然的说道,花解语在诸葛慧面前自然不会揭穿这家伙。
 
    “是吗?”诸葛慧笑吟吟的看着他:“这么会哄女孩子,果然被你骗到最好看的,不愧是小师弟呢。”
 
    叶伏天挠了挠头,轻声道:“师姐,不是骗,是相互吸引。”
 
    “嗯,相互吸引。”二师姐被叶伏天的动作逗笑来。
 
    旁边的易小狮和洛凡看到这一幕,默默叹息了一声,随后低头干自己的事情。
 
    禽兽啊。
 
    花解语便留在草堂用饭,随后便和叶伏天启程前往琴园,叶伏天准备先行出发,先回苍叶国看看,随后才会去南斗国赴约。
 
    …………
 
    百国之地,荒古界入口之地。
 
    自入口开放一年多时间,这片区域竟从荒芜变得极为繁华,一座城池拔地而起,凭空建造而成。
 
    百国之地各国天子曾下令驻扎于这边,怎能不繁华。
 
    如今,这座城池已经活跃着各境界的强者,无论是天位还是法相人物,都会想着前去荒古界中碰碰运气,虽然有人会在荒古界丧命,又或者一无所获,但依旧不断有人前赴后继,这对于百国之地的人而言,是机遇。
 
    此时,荒古界的入口传来一阵波动,随后便见到一行身影从中走出,降临这片空间。
 
    为首之人是一位中年人物,他气度不凡,身上透着威严气息。
 
    只见他伸出双手,随后气息绽放而出,一股王侯之意志从他身上爆发,顿时,他仰天狂笑一声:“天不负我。”
 
    王侯,他终于,踏足了这梦寐以求的境界,天子才能够达到的境界。
 
    虽然他在荒古界中便感受过了,但真正走出荒古界来到这片土地,他依旧难掩激动之意。
 
    王侯,从此之后,他也站在了百国之地的巅峰,有了先祖曾经的境界,有成为一国天子的资格。
 
    他身后的强者都露出了笑容,这次入荒古界太危险了,可谓九死一生,有数位强大的天位境同伴永远回不来了,但值了。
 
    他们得到机缘,家主踏入王侯之境。
 
    被压抑了这么多年,如今终于为王侯。
 
    中年,正是南斗世家的家主,南斗泰。
 
    他长啸之后,便又安静了下来,目光扫了一眼周围的人,随后开口道:“先走。”
 
    话音落下,便迈步离开这边,如今虽然入王侯境界,但叶伏天和洛君临都成为了东荒境顶级势力弟子,他依旧没有狂妄的资本,可惜不是当年入的王侯,不过现在也不晚,至少,他已经有资格面对很多事情了,洛天子,应该也不敢再压他南斗世家了。
 
    “那是谁?”有人开口问道。
 
    “不认识。”有天子人物都在,看着那消失的身影露出疑惑的神色。
 
    “这已经是第几位迈入王侯境界的强者了?”有人开口道,自荒古界开启,百国之地诞生王侯的频率,明显更高了。
 
    在南斗泰离开一段时间之后,又有一行强者从荒古界中走出,这一次所踏出之人气息都极为可怕,只一眼扫过,便让许多人忍不住心头微颤。
 
    “到了吗?”有人开口道。
 
    “到了百国之地荒古界入口,我们现在去南斗。”一位青年回应说道,随后身形一闪,朝一处方向而去,诸人随之一起,他们的气息绽放,弥漫于天地间。
 
    这一刻,周围一片死寂,许多人震撼的看着虚空中的那一行浩浩荡荡的身影。
 
    那是,王侯气息。
 
    除了青年之外,后面的每一人都是王侯。
 
    这……
 
    百国之地,绝不可能有如此强大的势力。
 
    “好像是南斗国太子,洛君临。”有一位天子开口说道,顿时许多人目光凝固。
 
    南斗国洛君临回来了吗?
 
    他曾入东荒境顶级势力悬王殿,如今,带着许多王侯归来,这意味着什么?
 
    一年前,叶伏天入顶级势力,许多天子被迫臣服,如今还在苍叶国。
 
    那时,许多人前去朝拜,认为苍叶崛起不可阻挡。
    “既然如此,你直接告诉她,若是要找叶伏天麻烦,让她们自己随意,她们敢动草堂弟子,我自然不会阻止,若以望月宗为名的话,你问问楚涟她可以阻止叶伏天入望月宗找我晓月居弟子的话,秦离上山有没有问过我们。”
 
    晓月仙子说道,云柔点头:“弟子明白,这便去回他们。”
 
    “晚辈也一起去吧。”叶伏天道。
 
    “好,云柔你顺便送叶伏天和解语下山。”晓月仙子道。
 
    “是,师尊。”云柔点头。
 
    “多谢前辈。”叶伏天拱手,随后几人一道离开这边。
 
    晓月居的入口之地,有不少人,千月阁人群之中。
 
    叶伏天他们走来之时,顿时诸人目光纷纷落在他的身上。
 
    楚夭夭看了一眼站在一起的叶伏天以及花解语,又想到了她身边的秦离。
 
    云柔走上前,看向来人开口道:“事情已经问明,叶伏天前来找我师妹,晓月居是同意的,并不存在强闯望月宗之说,至于打伤了楚涟师妹,叶伏天称是因为楚涟故意刁难不允许他踏入望月宗才出手,属于个人恩怨,若是楚涟以及其他人谁有什么意见,可以找叶伏天,我晓月居身为望月宗的一份子,自然不会干涉。”
 
    寒月殿的人以及千月阁的人皱了皱眉,显然对云柔的态度非常不满意,找叶伏天麻烦?难道不考虑下草堂?
 
    云柔撇开望月宗,称这是个人恩怨,便是将事情推的干干净净了。
 
    “楚涟乃是望月宗弟子,阻止外人入宗门难道有问题?”寒月殿的人冷道。
 
    “若是叶伏天来找寒月殿的人,自然没有问题,但他来找我晓月居的人,何时需要寒月殿的人同意了?”云柔声音依旧轻柔,道:“秦王孙如今也在场,他入望月宗之时,你们谁来问过晓月居是否同意?”
 
    秦离目光一闪,云柔看向他点头道:“我只是举个例,并非有意针对,若有得罪处,抱歉。”
 
    “无妨。”秦离不在意的笑了笑道:“草堂弟子行事风格,朝歌城便也见识过,东荒境谁不知晓,仙子说的倒也没错,此事也不是什么大事,若是叶伏天愿意向楚涟仙子道歉,便算是过去吧,不要伤了诸位仙子感情。”
 
    叶伏天目光一扫秦离,这家伙,还真是越看越不顺眼。
 
    “我的事,何时轮到你来指手画脚?”
 
    叶伏天冷淡开口,毫不客气!
 
    (本章完)
 
 
------------
 
第两百九十二章 要变天了
 
    叶伏天自然明白秦离之言是有意挑拨,他明知自己不可能道歉却刻意如此说,目的不过是为了让望月宗之人对自己的观感更差。
 
    否则,以他秦离的身份,有什么资格在此指手画脚?
 
    秦离,他可不是望月宗之人。
 
    秦王孙的身份自然不凡,但以草堂在东荒境的地位,草堂弟子又岂会在意一个王孙。
 
    秦离目光凝视叶伏天,随后笑了笑,竟似乎一点不在意,道:“关心则乱,我也是为望月宗考虑,看来是我多嘴了。”
 
    叶伏天目光凝视秦离,还真是个阴险的家伙,多次挑拨,却从不和你正面冲突。
 
    “在荒古界古峰上,楚涟是怎么说话的,许多望月宗仙子都亲眼见到,我前来找解语,需要她同意?以男女感情一事影响修行为借口?那么秦王孙在望月宗做什么,不要告诉是来游玩的。”叶伏天冷蔑的扫向眼前诸人,目光望向楚涟道:“而且我看你们关系似乎很好吗,到我身上便影响修行?你是否有意刁难,心里没点数,当所有人都是白痴吗?”
 
    既然楚涟他们要这么做,那便成全他们
相关阅读